Site menu:

热门推荐

办案民警分析

2021-01-23 23:59

办案民警透露,丢失的快递物品大部分都是手机、相机等体积较小、价值较高的物品;丢失的时间段基本都是在晚间.专案组发现,虽然被盗货物都要经过汽车、增城铁路货场、货运列车、北京这四个场所,但每次快递单号的存档记录都显示货物在增城铁路货场发生异常。也就是说,所有的丢失货物很可能都是在一个共同的地点———增城铁路货场发生遗失的。

“很有可能是监装员借列车装箱之机,趁开车的司机和码货人员在离开车厢的短暂过程中进行盗窃的。”办案民警分析,货物运输的过程唯一有漏洞的只有在列车装箱这个环节。因车厢并没有安装监控设备,于是专案组将装车的地点列为发案的重点场所,唯一有机会单独接触并盗窃货物的只有监装部员工了。

为寻找物证,追踪那部邮寄出的手机是否为被盗四部手机中的一部,专案组迅速赶赴中山某手机城了解情况。

锁定嫌疑人后,专案组在2016年1月27日晚,专案组成员兵分多路,赶赴增城区石滩镇、中山市民众镇、东莞市石碣镇等地,开展抓捕行动,先后在增城市、在中山市抓获了王某、李某两名嫌疑人,当场从其身上缴获涉案手机各一部,另在嫌疑人王某位于增城的暂住地查获18部各品牌手机及一些疑似丢失的快递货物。

经过调查,警方发现,李某是一名普通的销售员,也来自湖北,近期换了一部新的品牌手机,而手机的型号和9月20日被盗四部手机中的一部手机型号一致。警方掌握到王某是一个比较沉默的人,近期却很反常,王某的手头突然变得宽裕起来,新购置了苹果6手机和ipad,又买了黄金给妻子,还准备买车。

为了不打草惊蛇,专案组仍然从被盗物品的流向入手。“有没有可能因为嫌疑人反侦察意识强,没有使用自己的名义寄送赃物?”专案组把调查重点转移到28名监装人员的家属身上。

据介绍,由于快递货物是即装即卸,增城铁路货场仓库从不留货,快递一到货场,就从汽车卸到站台再装到货运列车上,所以在货场仓库内发生货物被盗的可能性几乎为零。专案组决定从内部入手展开调查。

去年12月22日,广州一家快递公司的代表何某前来东莞站派出所报警称,当年5月至12月期间,其公司所承包的增城中铁快运行包专列共发生了60余起快递包裹被盗案件,涉案金额高达34.5万余元。

专案组根据案发时间段,逐个筛选出有嫌疑的值班员工。这时,28岁的湖北籍监装员工王某从排班表中跃入了专案组的眼帘,作为监装员的他有单独接触货物的时间和作案的机会。

摆在专案组面前的是一个毫无头绪的案件:运输货物的是增城至北京的专列,货物的运输流程是由汽车运输、增城铁路货场装卸货、货运列车运输、北京铁路货场装卸货等几个主要环节构成,能接触到货物的人员不计其数。

紧接着,一条重要线索浮出了水面:去年9月20日快递公司丢失了一件内有四部手机的快递包裹;9月29日,监装员王某湖北籍的妻子陈某,在增城区石滩镇邮寄了一件包裹到中山某手机城李某处,包裹内的物品是一部手机,而邮寄者留下的电话却是监装员王某本人的电话。

因为一次偶然,快递公司监装员王某有了侥幸和贪婪之心,开始利用晚上的工作时间,不停地盗窃手机、相机快递包裹,一发不可收拾地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。大半年的时间里,王某涉嫌快递被盗案60余宗,涉案金额高达34万多元。昨日上午,广铁警方通报,该快递包裹系列被盗案成功告破。